从办公室走到自家工厂,不过十几米,两分钟的功夫。王佳荥进厂后,将生产纸箱剩下的边角料,熟练地拢成一堆,等待明天回收利用。

凌晨三点,这座位于临平,占地14000平方米的工厂,正对着主干道——临丁路。此时街上已经鲜少车辆与行人,万籁俱寂,王佳荥甚至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。

他来回踱步,最后确认了一遍:一亿多个纸箱片,整齐有序地堆叠在相应区域,仓储、物流、客服也已经交代妥当,只等着双十一最后的爆发了。

他关了灯,走出仓库,此时城市还未苏醒。

十年前,王佳荥的公司刚刚“出生”,自己也才21岁,手忙脚乱地完成了第一次双11;2013年,他想起来仍觉得心惊肉跳:什么都是爆的,客服爆了、物流爆了、仓储爆了;直到去年,王佳荥有条不紊地卖出了超过6亿个快递箱。当年天猫双11全国的物流订单量,达到8.12亿,每十个物流箱中,就有一个是王佳荥做的。

纸箱哥一年卖超6亿个快递箱:生意太好很痛苦,再干10年就退休-独爱网

01

一副金丝边眼镜,休闲衬衫,牛仔裤加板鞋,是王佳荥出入各种场所的“标配”。“王佳荥,xing,第二声。”,他说,“几乎没有人能一上来就叫对我的名字,大家都叫我‘纸箱哥’。”。

纸箱哥一年卖超6亿个快递箱:生意太好很痛苦,再干10年就退休-独爱网

如果将时间拉回到十年前,王佳荥还只是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,一名普通的大二学生。当时学校鼓励大学生自主创业,学生开淘宝店成为热潮。王佳荥身边,就有2000多个同学开了淘宝店,但发货需要的包装纸箱却是“一箱难求”。学校小卖部里的方便面纸箱每天都被学生们抢夺一空——全拿去做快递的包装盒。

这样的场景,让王佳荥想起了美国掘金热的故事。19世纪,美国西部兴起一股掘金热,大家听闻有人挖到了金子一夜暴富,于是一拥而上都去挖金子,结果大部分人空手而归。反而是那些卖铲子、卖水,为掘金者提供服务的商人赚得盆满钵满。

王佳荥不做掘金者,他要做那个“卖铲子”的人。

王佳荥很快开了淘宝店,卖起了纸箱。一开始,他只是去工厂淘些积压的纸箱零售,给开店的同学们提供纸箱包装服务。虽然一个纸箱只卖几毛钱,但好在成本低廉,甚至不需要快递费用。有次,同学打包货品需要两个纸箱子,王佳荥骑了电瓶车就给人家送过去,结果同学有事耽搁,王佳荥等了足足三个小时,才完成这笔小生意。

就这样,创业一年后,因为电商纸箱类目竞争小,王佳荥的淘宝店铺业务量剧增。他很快在临平开了个自己的工厂,占地14000平方米,员工慢慢增加到100多名。

02

工厂开设之后,王佳荥又迎来一个难题:在圈内小有名气后,开始有广东、北京等外省的客户来下单。但纸箱运输成本高,利润低,从杭州发往长三角以外地区是不划算的。王佳荥不想流失这部分客户,于是他想了个主意: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分仓,就近发货,以此节约运输成本。

北京、上海、湖南…两年时间,王佳荥跑遍了各地,愣是在全国建立起11个分仓,做到21个省份包邮发货。这几年,电子商务的急速发展,带动了纸箱哥淘宝店销量爆发式增长。去年卖出超6亿个纸箱,王佳荥成为名副其实的“电商纸箱一哥”。

纸箱哥一年卖超6亿个快递箱:生意太好很痛苦,再干10年就退休-独爱网

今年是纸箱哥第十次参加双十一。“每年双11,别人都挺开心的,我就痛苦了——生意太好的痛苦。”

他还记得2013年火爆的双11现场。“有个美妆商家,9号的时候,才发现销售爆了,少定了100万个纸箱,大批量的包裹发不出。100万个纸箱啊!离双十一就剩两天了,我们当时都忙疯了。”王佳荥说。这批临时预定的快递箱,直到11月11日凌晨才赶出来,一个6.2米宽的集装箱被塞得满满当当。 最后,王佳荥和货车司机两个人给客户送箱子,光卸货就卸到了凌晨3点。

双11结束后,许多商家着急用纸箱包装发货,每隔几小时就打电话催王佳荥。王佳荥比他们更急,物流爆仓,纸箱被堵在了快递分拨网点外的大街上,等发货就排了好几天的队。

这样的情景,11年、12年、13年的双11时常出现,什么都是爆的:客服爆、发货爆、仓储爆,没有什么是不爆的。“10年买进的二手打印机,能打1万行字,为了打印双11快递面单,硬是烧坏了7、8台。”

直到近两年,大小商家对销售数据的预测更加准确成熟,提前一两个月就早早定下纸箱订单。王佳荥才在双11的凌晨,空闲下来拜访交好的客户,吃着水果悠哉悠哉地看对方的销售额破亿。

03

在这行摸爬滚打了八年,即使双11能卖出几千万个纸箱,王佳荥还是感到,自家纸箱的销量到了瓶颈。“这个行业是看得到天花板的,你所能承受的量也就这些,增长的空间很少。”王佳荥说。

纸箱哥一年卖超6亿个快递箱:生意太好很痛苦,再干10年就退休-独爱网

那是2015年,他开始思考公司应该如何转型。就在这时,有个客户向他提了一个“不成熟的小建议”:“纸箱价格太贵了!能不能在纸箱上面印‘此纸箱由纸箱哥提供’,相当于给你打广告,来降低纸箱的价格啊?”

王佳荥灵机一动:既然可以在纸箱上给自己打广告,那我也可以给其他人做广告啊?调研之后,王佳荥决定发展纸箱广告业务。他的设想是邀请品牌商在纸箱上投放广告并收取广告费用,纸箱则免费提供给电商卖家使用。

没多久,纸箱哥就找到“蘑菇街”,阐述了自己的创意。

“首先你肯定知道自己的用户画像,男性多还是女性多?消费能力强不强?然后我可以帮你做匹配。”

王佳荥举个了例子,他说,如果品牌方的用户大多数是女性,那么就把广告投放在化妆品或者女装类目商家的纸箱上。如果品牌方是生产数码产品的,那么就把广告投放在iPhone贴膜的纸箱上,虽然贴膜不值钱,但是代表这些消费者是用iPhone手机的,平均消费力比较强。

这样新鲜的玩法正中对方下怀。1个月后,“纸箱哥”与蘑菇街成功签约,拿到第一笔订单——10万个纸箱广告位。

 

随后,纸箱哥为福特撼路者做的纸箱广告,更是令他一炮而红。“消费者收到这个包裹以后,可以把纸箱一块块拆下来,然后跟自己的孩子一起去拼成一个汽车模型。”王佳荥说。

纸箱哥一年卖超6亿个快递箱:生意太好很痛苦,再干10年就退休-独爱网

去年,纸箱哥拿到了数千万元融资。如今,他将公司业务划分为两个部分:位于临平的工厂和工作室专门负责定制和销售纸箱,在杭州则成立了广告传媒公司,专注电商纸箱的创意营销。

04

今年已经是纸箱哥创业的第十年。

在临平的工厂里,几乎每隔三、五米,就能看见醒目的红色横幅。上面写着:“天猫双十一,众志成城创佳绩!”、“双十一让每一个买家都微笑!”、“蓄力爆发,双十一我们来了!”

 “双十一”最后的一笔订单,发生在三天前。

5号早上,还在出差的纸箱哥,接到了一笔急单:需要加订五万个纸箱,用来双11发货。电话那头的客户已经急得不行。这样的急单,纸箱哥近两年已经很少见了:多数客户在双11前一个月就预定妥当,甚至不少客户已经提前收到货了。商家们都知道,现在是工厂旺季,临时下单,根本没有工厂愿意接单。

好在五万并不是个大数目,工厂的双11订单也基本都完成了,纸箱哥很快从仓库备货中发了五万个纸箱给客户。

纸箱业务“前置”,因此,纸箱哥早了买家一步,已经提前走完了今年的“双十一”。

纸箱哥一年卖超6亿个快递箱:生意太好很痛苦,再干10年就退休-独爱网

再过三天,卖家们也将亲临战场。伴随着电商卖家沉沉浮浮十年,纸箱哥很理解卖家的心情:“对于他们来说,如果有一千个包裹发不出去,就相当于一千个差评,这对店铺的伤害太大了。”

因为“电商纸箱一哥”的名号,追随王佳荥的聚光灯与压力形影不离。“再10年吧,已经给双11做了10年快递箱了,再做10年我就退休。”王佳荥揉了揉眉间,试图抚平因皱眉而产生的褶皱。

 

本期话题

 

你在纸箱哥那儿购买过快递箱吗?